家長互動平台
保存本站聯系我們
首頁>水鄉文苑七彩生活人文曆史水鄉風情征文展台

《楚水風物》:味趣輕溢的鄉村物語

時間:2018-02-14 15:52來源:未知 作者:興化市網上家校編 點擊:
内容摘要:《楚水風物》:味趣輕溢的鄉村物語 小說家劉仁前的散文集《楚水風物》,是一部味與趣輕溢的鄉村物語。它吸引我回到以前的鄉村世界,放映着那些已經久遠,但依然活動在我心底的......

 《楚水風物》:味趣輕溢的鄉村物語

 

小說家劉仁前的散文集《楚水風物》,是一部味與趣輕溢的鄉村物語。它吸引我回到以前的鄉村世界,放映着那些已經久遠,但依然活動在我心底的人情物景,回味起曾經的生活。    "楚水” 與 “風物” 

《楚水風物》是關于一地風物的話說。這裡的“楚水”,言指作者的家鄉興化。此地古代歸屬楚地,水鄉澤國,有的是水。所以,稱名為“楚水”。“風物”,分說是風景和物品。   

《楚水風物》凡六輯,中有“風中的搖曳”、“水底的悠遊”、“曠野的精靈”、“農家的菜地”、“時令的味道”和“民間的情感”等,記寫了菱、河蚌、麻雀、野鴨、扁豆、春卷、煮幹絲、三臘菜等六十三樣物事,大多為舌尖之物。可見《楚水風物》所寫以物為主,但物本身也是景,而且物中有“風”,風俗風情,盡在其中。閑讀作品清簡淡遠而生色留香的描叙,仿佛是在翻閱一幅幅楚水的風物志、風情畫和生态圖。  

 “生活家”  寫物的散文,其前提當然要得物。而得物之要,作者須是博物者,體物者。物在生活之中,體物之深,博物之廣,要求作者是一個“生活家”。劉仁前是的。這已由《楚水風物》告訴了我們。 

如《荸荠·茨菇》篇,說到兩物的育栽,不僅說到“均需育秧子”,而且細說兩者“育法不太一樣”。作者話說它們的“不太一樣”頭頭是道。要是沒有一些生活經驗,是定然寫不出這樣得物的文字的。  

 還是這篇作品,寫荸荠和茨菇的收獲,枯水了荸荠茨菇田,“或有一群男女,光着腳丫子,踩進田裡,腳下稍稍晃動,‘歪’上幾‘歪’,便有荸荠、茨菇之類,從腳丫間鑽出,蹭得腳丫子癢癢的,伸手去拿極易。”“歪”寫出了枯水田泥水的質感、收獲物事的方法,也造型感極強地展示了收獲者的身像。如果作者沒有“歪”過,體會過,那是想不到要用這個動感十足的動詞的。   

關于味蕾的說話  好散文是一種有滋有味、有情有意的說話。《楚水風物》,作為一種物語,也就是一種别緻的關于味蕾物的說話。說話,自然有一個話題,《楚水風物》中就是具體的風物。但寫風物,不是結結實實地靜态地寫,而是能發散開去,在縱橫關聯中顯示出物的存在的豐富性。   

如首篇《菱》寫得就散活有緻,尺幅之中有着豐富的内存。開篇由夏季河面菱蓬橫鋪之景,作者引用宋代楊萬裡“菱荇中間開一路,曉來誰過采菱船”加以描繪,自然而貼切。後解釋“菱角”之“菱”,引用李時珍《本草綱目》短語說明。中間寫女子采菱場景,先引劉禹錫《采菱行》,以“蕩舟遊女滿中央,采菱不顧馬上郎”,言盡采菱的快樂。再由《采菱行》上溯到南北朝徐勉的《采菱曲》,“采采不能歸……預以心相許”,寫出了少女的相思。   

作者由眼前物,轉入物的曆史文化關聯,這樣風物就中有了文化的滋味。作品最後由菱角文化之味,寫到了它的實用價值。文尾則以“鮮菱米燒小公雞”這道菜的烹制作結。整篇作品作者觀菱品味,既說菱的物性物用,又談有關菱的詩句。作者的博知多聞由此可見。作品的這種“知趣”是周作人小品的一種風緻,在汪曾祺的散文中也是習見的。劉仁前的《楚水風物》有意為之,構成了一種有意味的寫作特色。 

有文有味  文學是語言的藝術,散文雖然不像詩那樣講求語言的詩性,但言之有文,話說有味,卻也是不易達成的。《楚水風物》的語言是一種有文有味的語言,其筆調清新疏朗,簡筆多意,沖淡有味。總體上看,作者觀物得物,品物朵頤,自然清揚歡愉。但作者不隻是一副筆墨。   

像《山芋·芋頭》篇,說到芋頭,作者從往事中揀出“讓我掉淚”的沉郁事。困難年外公不得已找到條件好的親戚家門上,“想讨口米飯”,結果隻得“一碗照得進人臉的米飲湯”。回到芋頭的叙說,作者介紹有母芋、子芋、孫芋、曾孫芋、玄孫芋等等。寫到這裡,再順上一筆:“看起來,這芋頭的親情關系,比人要好得多。”看起來好像是閑筆,卻讓我們看到了作者筆力犀利深邃的一面。   

此外,作者對于語言之美也是考究的。語言美有多種顯現,《煮幹絲》是其中一種:“細心的師傅會将這份燙幹絲置于潔白的瓷具之中,送給客人品嘗之前,配上幾絲紅椒、幾絲綠蒜,和之前嫩黃的生姜絲,乳白的幹絲,醬紅的鹵汁,構成五色,與燙幹絲所蘊藏的鹹、甜、鮮、香、辣五味相呼應。”這當然是對煮幹絲的一種寫實,同時又有着作者的審美想象在其中。  

 結 語  讀《楚水風物》,我很自然地想到魯迅在《朝花夕拾》“小引”中說的話:“我有一時,曾經屢次憶起兒時在故鄉所吃的蔬果:菱角、羅漢豆、茭白、香瓜。凡這些,都是極其鮮美可口的;都曾是使我思鄉的蠱惑。”我想《楚水風物》中寫到的六十多種物事,大約也是使劉仁前“思鄉的蠱惑”。風物是思鄉的載體,睹物以思鄉,思鄉而及物。因此《楚水風物》也可視為一種别緻的鄉情小曲。(江蘇文藝出版社  丁曉原) 

 

【作者簡介】  劉仁前,筆名瓜棚主人,一級作家,中國作家協會會員、江蘇省作協理事、泰州市文聯主席。曾獲全國青年文學獎、汪曾祺文學獎、中國當代小說獎、中國散文年度獎等多種獎項。著有長篇小說《香河三部曲》(《香河》、《浮城》、《殘月》),小說散文集《瓜棚漫筆》、《眷戀故土》、《楚水風物》、《年年農事歲歲貨聲》,中短篇小說集《謊媒》等多部。長篇小說《香河》出版後反響熱烈,被譽為“裡下河風情的全息圖”,是一部“裡下河版的《邊城》”。

分享到:

相關文章